从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爆发开始,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的话题一再被提及。尤其是在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、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之后,一些依靠养殖野生动物而脱贫的地方和农户也陷入了困境。作为我国关于野生动物保护与利用的最高法律文献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》的修订引起了广泛关注。据悉,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已开启对现行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的修订工作。

对此,全国人大代表、西安广播电视台播音部主任、秦岭大熊猫文化全球推广大使孙维认为,重新审视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法律内容,重新定位法律主旨、补充修订法律有关条款,十分重要而迫切。针对如何修订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,孙维提出了几点建议。

全国人大代表、西安广播电视台播音部主任、秦岭大熊猫文化全球推广大使孙维

扩大保护范围 实行全面保护

孙维认为,对野生动物的保护首先体现在保护范围的扩大。孙维调查发现,目前我国野生动物保护的范围主要依据两份文件,一是1989年由原国家林业部、农业部发布的“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录”,以及原国家林业局发布的“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、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”,两份名录共计1737种。而我国有脊椎动物超过6000种,二者相差甚远。经常有群众误捕、误伤、误食野生动物,除了动物保护意识淡薄外,也是因为对于公众来说缺乏相关知识,无法分辨野生动物。扩大保护范围,对野生动物实行全面保护,将更多的动物纳入保护体系,可以有效促进野生动物保护工作。

允许人工饲养 实行清单管理

今年2月以来执行的对野生动物更严格的保护,在紧急加强规范野生动物保护行为的同时,也带来了一定损失。如养殖网红竹鼠,对一些地区的脱贫攻坚起到了重要作用,而在“一刀切”的措施下不得不取消。日前,湖南省政府发布文件,提出全面禁止食用陆生野生动物,对依规退出的陆生野生动物人工繁育主体给予一定补偿,对禁食后停止养殖的在养野生动物进行妥善处置,并公布了养殖户退出补偿及动物处置方案。孙维表示,“野生动物”与“家养动物”相对应。“家养动物”的源头是“野生”。在漫长的人类进化史中,人们将“用的”的野生动物进行了选择性的“驯化家养”。这个过程是渐行渐离、不是一蹴而就的,包括今天我们“饲养的动物”如梅花鹿等,还处于“半野生状态”,很难用一两句话清断“野生”与“否”。

孙维建议,在扩大保护目录的基础上,还应实行清单管理。对确实于我们社会发展和人们生活密切相关、人工繁育技术成熟稳定的“野生动物”,经公众推荐、专家评定,可允许“人工饲养”。在利用清单中,还需进一步细化利用类型,如科学研究类、观赏科普类、中医药用类、毛皮肉品类等等。对每个类型的利用方式做出法律规定,以形成正确引导与有效约束。

加强系统保护 弱化利用使用

尽管野生动物有可利用价值,孙维认为,现行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对严格保护思想体现不够,尤其需要加强系统性保护。在58条条款中,“利用”一词总共出现19次,最为重要的第三章不是“野生动物保护”而是“野生动物管理”。孙维表示,法律应对社会发展、民众生产生活与野生动物有关的“多方面”“全过程”做整体性的界分与规定,形成环节流畅、逻辑严密的科学管理程序和管理系统。补足短板,消除留白,增强法律的实践性和可操作性。

彰显生态伦理 正确处理人与野生动物的关系

自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24日表决通过了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、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、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之后,各地都在积极推进,严格落实。孙维发现,在现行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中,仍存在允许食用野生动物的空子,应在修订工作中予以处理。

孙维表示,“敬畏自然、尊重自然,顺应自然,保护自然”应成为人类的共识。野生动物是大自然的重要组成部分,人类不是自然的主宰者,人对野生动物要有敬畏感、尊重度。应当把正确的文化认同与文化自觉引入法律,彰显生态文明思想的立法主旨与核心要义,禁绝野生动物“食供”。即使是利用,也要讲究文明利用、科学利用。禁止残忍伤害,活杀现取等有悖生态伦理、非科学、不人道的利用方式。希望人类能从大自然给我们的教训中幡然醒悟,与大自然和谐共生,享受真正的美好生活。